君不见夜半钟声

该走的都会走,该留的总会留。

睡不着,失眠了吗?
睡吧,告诉自己。
毕竟明天还有事情。

《山和水》

没有真正的山,
只有类似温和的水。
我不能像其他人那样,
爬上属于自己的山,
浮在温柔的水上。
我只能爬上自己建好的高塔,
给它的表面涂满各种东西,
将它装饰得精美无比。
即使里面的脊梁已经断裂,
它依旧保持着光鲜亮丽,
小心翼翼地隐藏着内里的荒败。
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山、柔和的水,
我只能在夜间窥探,
偷取着其他人的愉悦,
然后自己类似愉悦。
将高塔装饰得和其它山水无异,
让别人也在仰慕着这座高塔,
高塔会开心吧,
毕竟这是它存在的意义。
它牢牢地把我护住,
即使自身其实破败不堪,
却依旧挡在我的前面,
拦住了其他人的暗语,
遮住了其他人的神情,
留给我的,
只有在风雨过后,
痛苦的给它修葺,
以及加厚了的墙壁。
其他人的风雨,
他们有山和水。
山高树荫、流水湍急,
将他们轻柔地保护在梦里。
风雨过后,
他们不用流离,
也不用遮蔽,
因为他们有着虔诚的东西,
那坚实的山,
和温和的水。

阳光从我的镜片穿过,然后给了我明晰。
我不喜欢这样,这样扭曲的光。
它是畸形的,一个由我缔造出来的物怪。
恐惧啊,我的路只能留给被扭曲过的光来照明。

今天有点烦恼,在早上她和我说起我未来的事。
我也有想要在大学后服兵役的心,但是因为原来过度沉迷于电子产品而弄成了高度近视,有点糟糕。
恢复视力的方法也挺多的,我感觉自己不能接受那种在自己身上动刀子的感觉,却又总是变着法子的在自己不知情时伤害着自己的身体,真是失败。
哎,希望以后科技再发达一点,我也不希望永远的带着这副由我的无知和故意而造就出来的眼镜,我想要用自己真正的视野来看前方,而不是由着光撒进镜片,然后世界明晰。
这周过得怎么样呢?自我感觉还是有点闲的,毕竟没像上学期那样,总要在放学后留上半个小时了。
同桌真的好厉害啊,老师讲过的东西几乎一讲就记住了,我么,还是好好地在课下多多花时间吧。
大概星期四吧,在食堂遇见表叔。其实也不能说是在食堂,毕竟我在楼梯上就见到他了,当然,因为我不喜欢在人群中看他们的脸,自我感觉太不礼貌,也让我太过不安,所以比起那些透露着不同情感色彩的脸,我更加喜欢看服饰或鞋子。
因此,我没看到他的脸,但就算看到了并且认出来了,我也只会躲开。
其实在去食堂的路上我也感觉到他在看我,我还以为我怎么了呢。
那时候我已经打好了饭菜,准备拿筷子时,我余光看到他在我一两米的地方站定,感觉上目光是看向我这的。
他那天穿着灰色外套,在一群蓝校服的学生中,最好认不过了。
因为放学后的食堂很挤,一起来的人会互相在打饭的窗口后面等待一下。虽然我在路上没见到他和其他人走在一起,但我一开始是感觉他在等人。我有点好奇,但也只能随便猜测。
食堂人很多,几乎都要坐满了,我原本是准备随便找一个地方吃的,但在选好筷子抬头的瞬间看见了和我相处还挺好的三人组。看见她们那还空着个位子,我就想径直走过去。然后,在经过他身边时,他叫了我的小名。
我下意识的望了他的脸,可以说是虽然不陌生但也算不上多么熟悉,沉默了两秒钟,我忽然想起他的名字,然后我就脱口而出了一句:“表叔,你也来吃饭?”
虽然当时觉得没什么,但是后来想想这句话还真是……我总觉得他那是表情凝固了一瞬,但不知道是我叫他表叔,还是我脱口而出、不过脑子的那句话。
毕竟,即使辈分再高,他高三,我高一,我们就差个两岁。
他和我说了会话,时间大概一分钟,但我就记得他问了我我在哪个班……我说得挺快的,当时人多嘈杂,我觉得他都没听清。
后来好像是他没话讲了,沉默了几秒,我就立刻说了句去吃饭了就走了,连他后来去哪吃饭了都不知道,毕竟三人组离我和他说话的距离不超过一米。
在吃饭时想了挺多,还又一不小心咬到了嘴,还出血了,到现在还没好,好疼。
后来回家后把事情说给大人听了,按他们说的,表叔这个人不喜欢和人打招呼,还有点沉默,当然学习挺好的,总觉得一本没差了。
为什么会来和我打招呼呢?真是太奇怪了,现在我总觉得把他一个人留在原地有点不好,毕竟他高三,可能在学习上受到了打击,还是特别大的那种,所以才会忽然和我打招呼?
实话说来,我和他的从小就认识,毕竟是亲戚,经常走动,而那时候祖祖还在他家住着,来往就更加频繁。我特别喜欢他家门前的溪水,经常去抓鱼,虽然每一次都没抓到。
但我和他一直属于点头之交的类型,记得有一次,大人们都忙着干各种事,做饭的做饭,去山上的去山上,几乎闲着的只有我和他两个什么也做不了的人了,而且最为可怕的是,只有我和他两个孩子,而我因为家庭的原因,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相处,所以也没有在一起玩。
他的小伙伴来找他,他就走了,毕竟这是他家,他熟悉一切,也拥有一切。
望着他们出去我也有点委屈的感觉,被剩下的我有些解脱,也有些难受。
独自待着的我还嘴馋的偷了他家一个未熟的西番莲,不似记忆中味道让我更加郁闷。
所以我才会那么惊讶他记得我和我的小名,而且还和我打招呼。
况且我家和其它亲戚在近几年关系也有点不好。
哎,有些郁结于这件事啊,希望自己不要想太多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努力努力再努力,努力学习。

阴差阳错的同桌

28号开了学,根据老师的方法我和我们班第三名,年级第十一名成为了同桌。
说来过程也是很曲折。在这个班级中,每个人之间都互相有些熟悉,毕竟一个学期过去了。
其实在老师说自己去找同桌,然后根据两人成绩来安排选择顺序时,我知道,我找不到同桌了。
原来的同桌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听课,喜欢讲话的人,而我,刚刚与她相反。虽然性格相反,但因为是一个宿舍的,了解的也多,因此才没有矛盾。
而现在,她必定会去找其他人坐,而我,只能和剩下的最后一个人做同桌。
我有点不安,我知道班级里的人一般不会换同桌,毕竟坐在一起那么久了。因此我首先想到的,便是那些男女混坐的人,毕竟他们一开始是迫不得已的。
但我也不能确定他们现在的状态,我很无奈,很不安,给自己做了两个小时的心理暗示,终于鼓起勇气去了隔壁宿舍问了一下,但毫无疑问的,他们都一致回答有了。
我的心情跌下谷底,但这些情感自然是不可以给别人看的,所以我带着笑容从她们宿舍离开了,再没有去下一间宿舍的力气。
我是绝对不能和男生坐在一起的,这会让我很不自在,紧张过度,他们在我心里就好像一个个威胁着我自尊的恶魔一样,即使表面很轻松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不知道有多乱,有多么恐惧。
到了晚上,根据我现在的信息,我只知道剩下了一个男生——我的前桌。
我很不安和沮丧,直到有人来她面前收同桌条时,她出乎我意料的说还没找到,而她的同桌,年级的第一名,也同样说了这样的话。
我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她,她同意了。但是我也知道,她其实还是想和第一名的他做同桌。而我自己也知道,如果最后剩下的是一个女生,我也不会去让她做出自己心中困难的选择,即使我是真的很想和她做同桌。
于是同桌的日子开始了,她真的很优秀,我做十分钟的题,她分分钟做完。我背好久的书,她一会就完成。而与她同行的,便是班级中个个优秀的人。
班级六十人,我才四十几名,年级七百多人,我却四百多名……
我努力过,真的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所以我要再努力一点,既然和学霸的她做了同桌,也要有点效果,更何况,我的原地不仅仅止于这里。

人心是最难揣摩的东西,不知道他们的最后到底是什么,没有家人支持的幸福,真是让人纠结。
都说一个人获得多少,就会失去等价的东西,我可能最后还要把他给的东西还了,毕竟也给了我许多帮助。
人心是贪的,我也不例外。
真的是很累,根据别人的一言一行来调整自己的状态,明明知道即使被讨厌了也没关系,却总是希望着他们能够给予自己阳光。
真是,太讨厌了。
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但我觉得,明天就是最大的意外。

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希望不要再继续像以前那样。

不知道要以激动还是沮丧面对明天,现在的我说不到以后,我只知道我现在很沮丧而已

不是我不想去争取,而是我不知道去争取什么,连目标都十分不明确,又能朝着哪边走呢?最终还不是带着茫然上路。

真是一个伴着作业香味的橘子,即使眼前的事情令我多么难过,我还是要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