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夜半钟声

该走的都会走,该留的总会留。

《依允》

离开,留下。
我给你的拥抱,你留下的温度。
前世是朝与夕的缱绻,今朝是光与热的依赖。
以后的以后,以及那之后的未来。
未来是希望的期待和破灭。
我给你拥抱,在原地。
寂寥是野原的声音,枯萎是花的生机。
雨水带来的气息,我所期待的痕迹,一瞬间的遗忘。
是黎明还是期允。
梨园戏子唱的戏,你走过的痕迹。
是依恋还是喃喃细语。
潮湿冲醒我的回忆,我呆在海底。
游鱼是海水的羁绊,我是外来的沉石。
美人鱼浮出了海面,带来活的生机。
我一点点喘息,呆在原地。
前世今朝的分离,遥光跑过的位移。
远处花枯寂的背影,我眼中的万千星移。
迷失星球一片孤寂,我在等待你的声音。
如干涸的土地需要甘霖,
如伏岸的鱼需要清泉,
我,需要你的浸润。
我在原地,张开双臂。
透过几千年的光际,
我想拥抱你。

《活》

怎样活着,本来是由自己选择。
这个世界的高速运转,压力如磐石般压在我身上。
人有所谓的情感,不知道是对是错。
但当所谓善举都变为冷漠,绿洲都变成沙漠时,更加比不出对错。
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在各方面,用各种方式。
即使是浑浑僵僵,你都有挣扎过。
我之所以努力,是为了让自己不再迷茫。
既然追寻不到天的边际,那么就去将命运的稻草攥紧。
既然人生没有感情加温,那就忽略一部分。
即使某些东西不会再回来,某些东西不会再完整。
但至少,我为此挣扎过,即使明白自己不会得到。
对着其他人微笑,即使在你悲伤的时候。
对着脚下的路微笑,即使你的眼泪滴在泥土里。
即使有些无望,也要面朝希望微笑,撑起石头走下去。
毕竟人生如此,我想好好活。

《山和水》

没有真正的山,
只有类似温和的水。
我不能像其他人那样,
爬上属于自己的山,
浮在温柔的水上。
我只能爬上自己建好的高塔,
给它的表面涂满各种东西,
将它装饰得精美无比。
即使里面的脊梁已经断裂,
它依旧保持着光鲜亮丽,
小心翼翼地隐藏着内里的荒败。
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山、柔和的水,
我只能在夜间窥探,
偷取着其他人的愉悦,
然后自己类似愉悦。
将高塔装饰得和其它山水无异,
让别人也在仰慕着这座高塔,
高塔会开心吧,
毕竟这是它存在的意义。
它牢牢地把我护住,
即使自身其实破败不堪,
却依旧挡在我的前面,
拦住了其他人的暗语,
遮住了其他人的神情,
留给我的,
只有在风雨过后,
痛苦的给它修葺,
以及加厚了的墙壁。
其他人的风雨,
他们有山和水。
山高树荫、流水湍急,
将他们轻柔地保护在梦里。
风雨过后,
他们不用流离,
也不用遮蔽,
因为他们有着虔诚的东西,
那坚实的山,
和温和的水。